栏目:
------------------不定时更新制------------------
标签

桌上与床上

2019-02-17
董梦香,年约三十岁,年轻时也是一位爱追梦的女孩子,成天幻想着白马王子、偶像明星、甚至把当歌星做为生平大志。

幸的是,董梦香高中刚毕业的那一年,就被某家模特儿经纪公司给挖走了,而且,没多久的时间,她便成为同行中的矫矫者;不幸的是,她在一年后,就被一位既年轻又有钱的商人给包了,当了地下情人。

更不幸的是,这位商人尝过鲜以后,就渐渐腻味,旋即又找上新目标去了。

虽然董梦香得了一笔可观的安家费,生活尚不足为虑,但在这短短的几年里,就让她尝尽人间的喜乐炎凉,使得她的人生观有了截然不同的转变。

她变得沈默寡言,生活尽量深居简出,几乎有与世隔绝的意味。

还好,以前同为模特儿的同伴们,还记得她们的那份友谊,时常拨空到董梦香家中陪她。

有时候大家一起兴,便摆上麻将,姐妹们高高兴兴地以牌会友,输赢不大,不伤情也不伤神,董梦香也乐得家中有热闹的人气,而不致孤单、无聊。

日子一久,牌搭们互相唿朋引伴,使得董梦香的这个「牌友联谊会」倒是人气鼎沸,单靠着四圈下来抽头的几百块,一天也有上千元的净入,这对一个单身女郎而言,也是民生上莫大的助益。

牌友苏小姐刚引见徐进德时,董梦香倒是有点讶异,表情有点不自然。

来家中打牌的,大部份是女性,因为她们赌额小,纯粹是消遣、磨时间;男性给人的印象应该是︰赌大的、赌得刺激的、赌得倾家荡产的!哪会来玩这种小儿科的玩意儿?!

当时董梦香笑着说︰我们玩的是两百底,一台番五十元,你不嫌……

徐进德两手一摊︰这正合我意,纯粹消遣,不伤感情。

从此,徐进德便成为董梦香家的固定牌搭子。

只是没人知道他到底是干哪一行的,只知道他有钱有闲;没人知道他到底几岁了、结婚没?

因为他从来不提,就算有人问起,他也一副懒散样,笑着说︰你猜!你说了算!

或许,就是因为徐进德平时表现得和善,一副没脾没气的样子,甚是讨人喜欢,要不然,像他这样神秘兮兮、又不明来歷的人,谁敢跟他亲近,甚至同桌打牌。

尤其是他的作风更是异于一般的牌友,他赢钱,不论多寡,必定请大家吃宵夜,或者上卡啦OK唱歌,有时赢的钱数还不够消费,他也乐于掏腰包补贴。

就算大输特输,他不但不怒不愠,只是一笑置之,其风度与牌品,简直好得没话说。

那些牌友们见有便宜那有不佔之理,有时董梦香甚至看不过去,还会好意地私底下劝劝他……

可是徐进德却笑着说︰钱乃身外之物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,假如我花一些钱,可以多交一些朋友,自己也能快乐一点,那也不能说是浪费啊,你说是不是?

其实,那些女牌友不但乐于有便宜占,而喜欢跟徐进德同桌打牌,更因是为徐进德在牌桌上的逗笑话,让她们开心极了。

徐进德在牌桌上真可说是「口水多过茶」,除了装疯卖傻、笑谈生风外,偶尔也吃吃女牌友的豆腐,只是他吃得好、吃得妙,逗得女牌友不但不以为意,还被吃得心花怒放。

这些女牌友,大部份都已婚了,老公多是事业有成又忙碌的人,她们清闲、无聊,把打打牌当成消遣解闷。

所以,她们能遇上像徐进德这样的牌友,可说是锦上添花、如鱼得水了。

有时徐进德说些有颜色的笑话,她们也会以「过来人」的身份作回应,真是「巾帼不让鬚眉」也。

董梦香根据自己的观察、感觉,怀疑徐进德曾跟那位女牌友上过床,只是,这种事又不能当面问问,而且她也没过问的资格,只好存疑。

可是,今天她得到证实了!

今天的牌搭子,是王太太、谢小姐、董梦香还有徐进德三女一男。

一上场,董梦香就笑着对徐进德说︰唷!今天可是「三娘教子」啊!你可要当心喔!

徐进德双手一摊,保持着他一贯的笑容,说︰嗯!人多我倒不怕,就怕多「嘴」,你们一人两张利嘴,我怕说不过你们……

徐进德话声未落,谢小姐便疑惑地问︰我们一人才一张嘴啊!哪有两张嘴?

董梦香真是又羞又好笑,连忙对谢小姐说︰你少丢脸了!

谢小姐觉得无缘无故被波冷水,便一脸无辜的憨相,理直气壮的兴师问罪,说︰本来嘛……

在一旁窃笑的王太太,也忍不住插嘴,说︰嘻…少三八了,打牌啦!

董梦香与王太太都想着,这场雀戏,绝对精彩!

果然,徐进德又开始多话了。摸牌他有话说,捨牌也有话说,放炮了更有话说。

我这一枝…你那一张…双关话满桌飞。

本页网址
标签
口味推荐
看视频